设为首页 | 过往专题 | 每日一捐
1
您的位置:首页 > 心理咨询 > 举手提问

校园暴力请专家闭嘴

幸福启航 2016-12-19 13:37:47 作者:清凉师兄 来源:独步清凉心理咨询

 关于校园暴力其实真是由来以久,无论是中国的古代私塾还是西式的现代教育,校园暴力几乎从一开始有教育这件事就已经存在了。

《红楼梦》里就有薛蟠欺压同学的描述,《俞净意公遇灶神记》中的俞净意公也一样在学校里欺负同学,西方社会就更不用说了,所以这并不是一个特例,而是普遍存在的现象。
但是问题是如何解决?
我看到很多人发表了各种各样的意见,说实在的,看了开头,不想看结尾,因为我看了开头就知道他们是处于幻觉中,自己根本没有经历过校园暴力,只幻想如果这样处理会得到解决,但是幻想代替不了现实,现实就是几千年了,这个问题从来没有用他们的方式解决过,而且不但没有解决,还越来越严重。
所以千万别说校园暴力的专家说什么,专家并没有真正体验过,没有真实地去处理过,不过是在做梦而已,只有调查研究,没有真实体验,一样没有发言权。
实际上校园暴力必须从三个方向来看,一个是学校,一个是欺凌他人的孩子及家长,第三个被欺凌的孩子及家长。
以中关村二小的事件为例,学校处理这样的问题当然要先压下来再说啊,出现这样的问题,又没有及时处理,被家长举报,这就意味着老师和学校要对此负责任,而中国人的从小到大养成的习惯就是推卸责任,为了很好的推卸责任,自然要给不断闹事的一方施加压力,只要受欺负的不闹,这件事就算是解决了,学校的名誉不会受到影响,老师的奖金也不会受到影响,除了被欺负的人,其他每个人都皆大欢喜。
所以学校处理这种问题的方式是全世界最典型的方式,并不是中国独有的,在哪个国家都一样,面对校园霸凌问题都是能压就压一下,压不住就处理一下,幸运的是这个家长正好赶上了中国开始重视校园霸凌事件,否则这件事还真就不一定会被教委过问。
千万别说什么美国处理得方式就很好,很重视这个问题,事实上有在美国任教的老师反应美国也是一样,能压就压一下,压不住就管一管,只不过最近这几年校园枪击案问题严重了,才引起了足够的重视,但即便如此,2016年11月仍旧再次发生了校园袭击案,作案人员仍旧是承受了很多校园暴力的孩子。
别拿美国跟中国比,因为你并不真的了解美国,也并不了解真正的中国,更不了解校园暴力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年李天一的事情一发,就被报出他在学校时曾把同学的腿打断了,还有同学在下楼梯的时候,他从后背把同学推下楼梯——这搞不好是会出人命的——我隐约记得是这样,有好事者可以去查证,李天一发生的这两次事件,其实就是明确的校园霸凌,当年发生这件事的时候,我就在想,如果老师能够负一点点责任,李天一这个孩子绝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他的人生能到今天就有如此转折,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家长、老师,学校、社会,没有任何一个人来阻止他的迅速下滑,从小就没有人告诉他什么是恶,没有人告诉他“这就是恶行”,而是一直有人替他处理问题,一直有人替他把问题大而化小,小而化了,不断地滋养他,所以我常想,这样的孩子其实也是受害者,他们受到的是家长和老师、学校贪婪愚蠢的伤害。
《道德经》有一句话:将欲废之,必固兴之;将欲夺之,必固与之。
这其实是说一种人类社会的普遍的现象——如果一个人不断地以外物及权势来滋养他,那么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会被废掉,最近的例子就是李天一。所以如果你想毁了你的孩子,最好的方法就是玩命宠他,当他欺负别人的时候,你说:这不过就是个玩笑。那么有一天你就会幸运地达到你的目的,彻底毁了他,搞不好还会有人判他死刑,这样你就可以替他收尸了——将欲废之,必固兴之——什么样父母能跟孩子有这么大的仇,处心积虑几十年就为了废掉他?
再来看中关村二小这个案例,别说父母,就算是学校在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他们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的教育者,他们只想到要尽快摆脱麻烦,中国有多少校园暴力被这样滋养,有多少青少年罪犯,甚至多少罪犯就是这样被滋养的?几乎可以说是不可计数。
 
一个人想要成为反社会人格者是不容易的,得天时、地利、人和才可以,作为一个教育者,如果你都没有去教会孩子什么是“恶”,那你还有什么脸说你是一个老师?还有什么资格说你是在学校工作?
在整个案例中,我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说:孩子这是恶,这是恶行,你必须道歉,你必须要为你的行为负责。这是非常悲哀的事情。
我能理解每一个人都怕承担责任,因为怕承担责任,所以就想尽一切办法推卸责任,但是一个人站在这个职位上,他就有推卸不了的责任,而当学校不能站在一个公正的角度上去处理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没有资格说自己是教育机构,没有资格说自己老师,因为这样的老师,这样的教育机构对任何人都没有负责,对两个孩子负责,对社会也没有负责任——每一个教育者都应当知道,你教过孩子未来是要走到社会上的,他带着你所教他的一切,包括什么是恶,什么是善,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是玩笑,他就是你言语行为的延续。
甚至这样的老师其实也没有对自己负责——任由自己被自己的学生鄙视——你以为孩子永远都是傻瓜吗?你以为他们知道你有多懦弱、胆小,擅于推卸责任吗?你以为心里的小算盘没有人知道吗?你不能说这是家长的责任,不能说什么样的家庭出什么样的孩子,虽然事实的确如此,但是当你成为老师的时候,成为这样的孩子的老师的时候,你就有不再有资格讲这样的话,你就责任去教好他,至少不能为了怕麻烦而助纣为虐,不能去滋养他的恶,至少应当告诉他:这是恶行,是必须受到惩罚的。
说实在的,一个人做错事不可怕,甚至犯罪也不可怕,可怕的是做了以后不以为错,不以为恶,不以为这是犯罪。所以人类最大的恶其实是无知,而人类之所以要搞教育,就是为了让人们有智,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而不是学会算数理化,不是学会成为一个打工者,或学会什么技术,但是遗憾的是中国的学校,基本上只能教出这样的人,剩下的,一个孩子未来能成为什么样的人完全取决于家庭教育,如果家庭教育不足,就只能看着这个孩子废掉,比方说李天一。
这是非常可悲的事情。对于教育是可悲的,对于人类也是可悲的。
教育者如果不能教会孩子什么是“是非善恶”他就没有资格搞教育,说得狠点,这样的教育者不如回家去吃屎——如果连老师和学校都能是非不分,善恶不明的话,教出来的学生又怎么能够善恶分明?当学生把孩子送到学校,就是把教育的机会也一并送给了学校,老师把责任推给家长 ,家长把责任推给学校,孩子年纪越来越大最后只能推向社会,整体的社会治安必然越来越恶劣,矛盾冲突必然越来越激烈,如何能谈得到社会安定呢?难道老师和老师的孩子在这样的社会治安下生存就不会受到影响吗?
没有安定的学校,就绝不可能有安定的社会,没有安定的社会,我们每一个人身安全都会受到严重影响,包括老师和老师们的孩子,包括整个教育机构中每一个人和他们的子女,这就是不负责的代价,这就是想要快速解决麻烦的代价。
就象这次事件,当老师和家长都异口同声地说:这不过是开个玩笑,不过是玩笑开得大了点。
那么下一次,玩笑会开得更大。
我其实特别想知道,如果被欺负的孩子,有一天有力量了,把当年欺负他们的孩子杀了——那么这是不是也是个玩笑呢?到那个时候,是不是我们才要重视这样的悲剧?是不是在美国发生的悲剧一定要在中国上演,我们才能说:这他妈的根本不是玩笑,这就是恶,干这种事就是他妈的欠揍!
美国1990-2000年间,15个校园枪击案中,12个枪击者都在学校曾经被霸凌过……这是血的教训,是整个人类的教训,不单是给美国。
说实在的,看了中关村二小的事件,我真觉得很悲伤,因为被欺凌的这个孩子非常有可能再也好不过来了,他的父母可能是非常素质的人,但其实解决这个问题,可能不是单纯的素质就能解决的,而且父母越是替他出头,他未来的人生可能越是难以独立,这个孩子之所以长期被人欺负,表现懦弱,跟从小身边的成年人总是替他出头解决问题不无关系,也跟成年人总是逃避问题不无关系,孩子的解决问题的能力是从小锻炼出来的,父母要想让孩子上学不受欺负,从两三岁开始就应当鼓励他自己去面对外的冲突,从小就要鼓励他在与小朋友相处的时候学会捍卫自己的权益,这真不是上了小学才应当学的,而我们太多的家长太容易在孩子小的时候只要他一哭,就冲到前面,替他挡在前面,一发生冲突就要求孩子躲避,这就导致他不断地后退,这样的孩子上学后也比较容易被人欺负。
 
学校就是丛林社会,就是丛林法则,在丛林社会生活,就是要遵守丛林法则,这个孩子受到这样的污辱和伤害,他必须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如果他没有力量,就应当培养他的力量,所以其实他应当去面对挑战——学上半年散打,把一直欺负他的人当众打倒,让他当众赔礼道歉。
这样的解决方式虽然野蛮,但是其实是对双方都好的方式,被欺负的一方会因为自己力量的成长而获得自信,不再懦弱地活着,而且开始修复心灵的伤痛,否则他会永远憎恨自己,成年后也很难解决问题,而且成年后也会比较懦弱;而欺负人的一方则会得到应有的教训,会立即知道什么是恶,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也用实际行动教育他——你妈不教你,总有人教你!
我有时候会想,如果李天一的同学中有人每次看到他欺负同学,就狠狠揍他一顿,估计他也不会落得今天这样的下场。
但是他今天这种结果,绝不是同学的错,我只是在想,如果有人早早地教训过他,也不会这样惨,无论是他的父母、老师、同学,还是社会上他遇到的某个人,如果有人愿意阻止他一下……
有人说说:“霸凌是一种氛围,只要把被害者摆到“被欺负者”这个位置上,无论他是什么性格都能欺负他。对方人多的情况下怎么打得过?难道要被害者苦练武艺以少敌多?先默认被害者一定是性格有问题才会被欺负,本身也是一种霸凌。”
呵呵……我其实特别想说——那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态度也是一种霸凌?
看待任何问题都不能单一地从一个方面去看,任何事情都是因缘合和的,所有人都是因缘合和的一个组成部分,无论是欺负人的还是被欺负的,每一个人都有责任,霸凌是一种氛围,无论是欺负人的还是被欺负的,都参与这种氛围的塑造,甚至双方的父母、老师和学校也都参与了这种氛围的塑造,推卸了自己应当承担的责任,只是一味要求别人去改变,这难道不也是一种霸凌?呵呵……这其实不只是霸凌,还是愚蠢——不要去试图寻求同情和帮助,在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有义务去同情你,帮助你,一个人活着就必须接受这个事实,在这个事实的基础上,才知道向内寻求解决问题之道,也只有向内去寻求解决问题之道,问题才会真正得到解决。
我和我的女儿在刚上小学的时候都遭遇过同学的无礼对待,尤其是我小的时候,经常莫名其妙就被同学打,搞得我现在都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我坚决地反抗,而且我发现了,跟老师说没有用,跟父母说也没用,所有的问题都必须我自己去解决,所以我记得有过很多次,我在外面受同学的欺负,跟同学打架,然后我的母亲听说我跟别人打架,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我狠狠打一顿,那个年代的父母都是这样的,于是我发现,在这个世界上我不能依靠任何人,所有的事情我必须自己去处理,所以也养成了我的思维习惯,做事风格——什么事我都不会跟别人商量,尤其不会跟父母商量,我自己决定如何处理,然后自己承担责任,做错了就改,上不怨天,下不尤人。
几十年以后,当我的个案跟我说:“万老师,我也想象你这样独立……”,我告诉他们“你没有独立,是因为你过得太幸福了。”
看到这句话,千万不要愤怒,因为这就是事实,你没有独立,是因为你在应该学会独立的时候有人可以依赖,而我没有,我必须独立,不能依靠任何人,每一个人一开始独立的时候都是胆怯的,我也一样,但是生命是有力量的,当你决定谁也不依靠的时候,你就拥有了力量,而且因为同时我也无法容忍被欺负,当然这要感恩我的母亲,从小就训练我自己去面对问题。所以我再次强调一遍,如果你的孩子两、三岁开始你就没有训练过他去独立面对他跟小朋友之间的矛盾,他在上小学的时候遭遇欺凌的可能性就很大,如果你在小学的时候,还替他出头,那么成年后他捍卫自己权益的能力也会很差,孩子没有独立,跟父母有绝对的关系。
我的女儿刚上学的时候,也会被同班的一个男生欺负,而且这个男生欺负班级里每一个孩子,这样的情况我真不相信班主任不知道,但一直没有真正得到解决。
于是我女儿第一次被人欺负回来,我就咬牙切齿地告诉她:“下回他再欺负你,就给我狠狠揍他!打坏了妈妈负责,但是你不能主动欺负别人,咱们不能欺负别人,但也不能被人欺负!”。
当她听到我这样讲的时候,两只眼睛激动地放光,她终于知道她可以反抗了,因为之间带她长大的姥爷才姥姥一样让她躲开这样的人,然后她开始奋起反抗,这跟她的姥爷,我的父亲的教育完全相反,对此我父亲对我也特别不满,但是我就是这样成长过来的,而且我很清楚,正是因为当年我反抗了,校园暴力才不会成为我内心永远的痛,这就是逆境带来的成长的喜悦,我牢牢记住我童年的遭遇,现在我的女儿也遇到了同样的事情,我一样教她要去反抗,其实小孩子的反抗,不过是打一拳,推一下,顶多脸上抓个血印子而已,根本不会特别严重,但从那以后,我女儿班级里的小霸王谁都敢欺负,就是不敢欺负她。
 
我看到有所谓的专家说,千万不要教育孩子报复回去,但是当他再次受到欺负的时候的反抗不叫报复,叫正当防卫,然后他还举例说:美国1990-2000年间,15个校园枪击案中,12个枪击者都在学校曾经被霸凌过……
意思是说如果教孩子报复回去,结果就变成这样。
呵呵……事实上所有这些制造了校园枪击案的当年被欺凌的孩子,他们最大的问题是他们一直没有反抗过,或一直没有人教他们如何反抗,所以当愤怒被不断累积,不断压抑的时候,结果就是爆炸,最近11月28日发生的美国校园袭击案依然如此,杀人者曾经受到了严重的校园暴力,他无法反抗,最后当愤怒不断累积的时候,其结果就是鱼死网破,反抗、报复这件事不需要任何人去教,这件事更无法去压抑,越是压抑,问题就越严重。
所以别再跟我举例说美国人处理得怎么好,美国人有多么严格的法律制裁,我们要看的是效果,在这一点上,我是实用主义者,有用,有效果就值得学习,没有用,没有效果,就只能是拿来当作反省的材料,所以如果严格的法律制裁的结果是事态越来越严重,是校园枪击案的发生……那么这并不是我们想要看到的结果,我们需要在完善法律的前提下,再多做点什么。
作为老师和父母必须要学会鼓励孩子去反抗,如果孩子没有能力去反抗,就必须要训练他,所有人都必须明白一件事,这个孩子如果不在校园暴力中通过反抗获得成长,就一定会因为校园暴力受到伤害,在中国受到这样的伤害的孩子不计其数,看看我以往关于校园暴力的答案下的回复就知道,我们要知道通过训练的反抗是有尺度的。当然训练也是要有智商的,如果你没有能力训练你的孩子,麻烦你请专业教练,不要愚蠢地再给孩子一顿暴打或污辱,以为这叫训练,我明确地告诉这样的家长,这不叫训练,这叫低智商。
还有的家长说他如果孩子遇到这种事,找老师如果不管,就连对方家长带老师一起打……呵呵……您这一点就是故意伤害知道吗?就可以请警察出面了知道吗?这不是钱的问题,是有没有智商的问题。
而且如果父母替孩子去打群架——在中国发生过这样的事情,这只会把孩子培养成李天一,你的孩子也永远只能是你生命的附庸,这是非常悲惨的事情,因为他的自尊心和自信心,以及处理问题的能力,捍卫自己权益的能力都不会提升,他也许会变成“我爸是李刚”的那种人,所以这种恶劣的影响其实不次于校园暴力。
以我个人的成长经验来看,经历校园暴力是非常好的成长机会,虽然它会带来压力,带来破坏力,但是如果你通过这件事成长了,那么它在你人生中的意义就不同了,这就叫“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而父母替代孩子去处理,其实是剥夺了孩子成长的机会,你的孩子很有可能在成年后不敢捍卫自己的权益,总希望能够依赖别人,有的人还会把情绪带回家里,不断地抱怨、愤怒,并且作为父母要知道,你会老的,会死的,你不可能永远替他去解决问题,必须要训练他自己能够面对和解决自己的问题,与其替他解决,不如训练他自己去解决。学习个散打、擒拿,用不了十年八年,顶多一年半载对付小恶霸就够了,而且在训练的过程中专业的老师会告诉他尺度是什么,这会直接提升一个孩子的自信,培养他独立处理问题的能力,最关键是教会孩子积极面对人生问题的思维方式。
人活着你的人生遭遇的每一个挑战都必须慎重对待,在任何一个关口没有凭自己的智慧和力量过关,最后这个关口都会变相以不同的形式出现在你的生命中。所以,其实人类的选择并不多,人生就象射箭一样,“失诸正鹄”必须要学会“返求诸其身”,抱怨是没有意义的,依靠别人的改变而让自己活得舒服是基本上不可能的,人生不公平的事情随处可见,捍卫自己的权益是从小开始训练出来的,独立处理问题的能力是从小训练出来的。
另外所有的校园暴力都是从小学一年级开始的,绝不是到了三、四年级才突然发生,李天一也不是一天长成的,所以解决校园暴力并没有那么难,只需要每一个人都负起责任,而不是要求别人负责任,现在有一种导向,好象只要一让受害者反省,马上就有一群人跟着愤怒,这些人的思维方式就是:攻击者是错误的,必须制止的,是他们要改正。
没错,校园暴力的确是施暴者有绝对的错误,是要改正。但问题是如果他们根本不肯改,那你怎么办?你依靠法律?法律也没用!再严格的法律,就象美国法律对校园暴力的态度够严厉,但是一样解决不了,反而一直是愈演愈烈,现在的确没有校园枪击案了,但是却发生了校园袭击案,只不过是方式换了而已,枪换成了汽车和刀而已,根本原因根本就没有解决。
而且为什么美国那么严格的法律,那么谨慎的态度,依然无法解决校园暴力?不就是因为被欺负的孩子一旦投诉,他会遭遇更为严重的虐待?所以举报过一次之后,他就不再举报了,因为事实会让他明白这样做根本没用,不但不会使问题得到解决,反而还会使问题恶化,只有成年人愚蠢地以为告诉老师就好了啊,学校出面处理就好了啊,有严格的法律就好了啊,但是法律再怎样严格,也绝不会因为一个孩子把厕所的纸蒌扣在另一个孩子头上就枪毙了他,而只要他不会被枪毙,就会导致他受到多严格的惩罚,他就会加倍让举报者偿还,到时候又怎么办?这样的孩子如果你敢让他没有书读,被学校开除,他就敢在你家附近盯着,让你的孩子不敢出门,这样的事情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就发生过,最后被欺负的孩子连中考都没能参加,老师和家长都不得不跟那个愤怒的孩子说情求饶。
 
所以经历过校园暴力的人都知道,很多孩子就是好勇斗狠,你告诉了老师,结果就是下一次他打得更狠,他把对老师对学校的愤怒都发泄到这个孩子身上,结果就是更为严重的欺凌,这时候又能怎么办?遭受欺凌的人到头来只会默默忍受,他没有办法跟任何人讲,因为身边的成年人都太愚蠢,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丛林法则,那种孤独,那种无力是非常刻骨的。
你可以要求老师负责,但事实上绝大多数的老师就是不负责,别说中国,全世界哪都一样,没差别,就算是负责任的老师,也不可能24小时在盯着所有的学生,这样对老师神一样的要求是不公平的,毕竟老师也是人类……更何况一个负责任的老师有可能会导致问题更加快速地恶化。我有的时候会觉得,如果美国的法律不是那样严格,而是更为人性化地去处理校园暴力的问题,可能不会导致如此之多的恶劣事件发生。
所以依靠任何人都是无解的,作为人类尊重事实也是一种能力,你只有面对一个无解的事实才会明白,必须要解决的就是自己面对这件事的态度,遭遇不公平的待遇,自己得先有本事不退让,如果没有本事,就得训练自己,训练孩子不退让,一个在校园暴力中不断退让的孩子,他有可能一生都会憎恨自己的懦弱,这种憎恨才会带来非常严重的心理伤害,甚至其程度远超过校园暴力本身所带来的伤害。但是一旦受欺凌的人开始懂得反抗,但是不过份报复,这件事才会真正终结。
千万不要以什么同学都是成帮结派为借口,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成帮结派的问题,但只要是中国人就听说过“擒贼先擒王”,所以如果你想要反抗,愿意想办法反抗,把“头”搞定,其他人自然是鸟兽群散。前提是如果没有能力,就先训练自己拥有能力,而一旦了有能力,就会赢得尊重,甚至会让一个人的一生都因此而受益。
所以我还是这样讲,如果你的孩子欺负别人,作为父母就要警惕这个孩子的教育出了问题;但如果你的孩子被人欺负,作为父母也要反省这个孩子的教育也一样出了问题;当然更应当反省的是老师,如果你的班级里出现了欺凌事件,毫无疑问老师在很多问题的处理上是缺乏公正的,老师的正气不足,引导和教育能力不足,才会导致校园霸凌事件不断升级,一个优秀的老师是能够敏锐地发现问题,并将校园暴力扼杀在摇篮中的,但是这并不是说孩子最后一个老师应当承担责任,而是所有教过他的老师,尤其是班主任,都应当进行反省,小霸王绝不是突然成为小霸王的,而是不断滋养出来的,他的形成是有过程,一个班级里出现小霸王,是他历年来所有的班主任都没有尽职尽责的结果,或者至少是绝大多数的班主任都没有尽职尽责的结果。
最后再次强调,每一个人都应当反省,而不是要求别人反省,绝大多数情况下别人是不会反省的。
当然如果你是成年人,或十几岁的孩子,要学会用脑子,反抗不一定要用武力,使用武力也需要谨慎,要有尺度。
还有所谓的专家,麻烦你们闭嘴,如果你没有经历过校园暴力,没有在校园暴力中反抗过,没有通过反抗去解决问题,你所有的调查都没有意义,所有的结论都夹杂着你的幻觉,被你的幻觉过滤过了,所有经历过校园暴力的人,并且没有留下心灵创伤的人都会告诉你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教会孩子反抗,而不是替孩子反抗,更不是告诉老师,因为无论是替孩子反抗,还是告诉老师,都只能使问题恶化,以为法律、学校、老师等等能解决这个问题的,那个“以为”只是幻觉而已,从古至今,从中到外,没有任何校园暴力是通过这种方式解决的,这是现实的人生经验,一个专家必须要学会看到现实,而不是生活在幻觉中,得出一个梦幻的解决方案。


上一篇: 我能够原谅自己了 下一篇: 寻找人生的方向